Friday, May 25, 2007

中大學生報呢次真係笨撚七

你睇下今日法庭版...兩條老野呃呃騙騙都係坐幾個月,仲反咬鳩個法官要佢
坐花廳唔人道(屌你老味,你犯個陣又唔會咁諗既)。下晝仲得撚意,兩條仆街
老強條十四才靚妹,一個唔撚使坐(念在佢認罪同唔想埋沒佢前途喎!!),無悔
意個件都係坐四碌咁大撚把,你班細路出D半咸淡校報都比人屌到反艇,索
撚性出龍虎豹把啦屌。屌你老味坐火車講粗口都要坐半碌啦屌,咁唔撚使叫雞啦,
行出街事旦執件啦,都係四碌之麻,屌你老味破產都要等四年啦......個世界都
神撚鳩經既。

Thursday, May 24, 2007

7次!



攞多三次趕過皇馬吧!!!!

Wednesday, May 23, 2007

偽善

摘自馬教授於明報發表的文章

馬嶽﹕天星.皇后.情色 (明報) 05月 23日 星期三 05:05AM
【明報專訊】作者為香港科技大學 社會科學部副教授、香港民主發展網絡成員

自天星以來,我一直在想這運動和香港的民主發展、社會運動和公民社會的關係。
從學術角度這不難解釋。英高客(R. Inglehart)等早指出,當先進資本主義社會踏入
後工業社會,年輕一代開始愈認同後物質主義(post-materialism)。隨年輕一代在
富裕中成長,傳統的「包與牛油」議題的吸引力逐漸減退,有關生活素質(quality
of life)的議題如環保、兩性、文化保育等愈受重視,令社會運動呈現新貌。
放在香港的實際環境,現今香港的年輕一代成長於較富裕的環境,對「搵食」和安定繁
榮的重視,遠不及以難民身分來港的一代,但特區政府 用的偏偏是「發展主義」的
語言,將經濟發展視為大部分(如果不是全部)政策的最高價值。於是每次保育運動都
是一次意識形態抗爭。保育者反對的是那種「發展至上」的意識形態,於是反填海後有
天星、天星後有皇后、皇后後必然有其他地標。特區政府一直沒能力說服保育者,為什
麼疏導交通一定比集體回憶重要,在一輪「雞同鴨講」不得要領下,只能訴諸建制的所
謂程序理性,或索性出動推土機了。
皇后的營幕未拆,發生了中大的學生報情色版事件。我看到了跨代的價值斷裂。
主流社會批評中大學生的人,至今都未能正面面對(可能是無力面對)一項事實:學生
報的同學(可能也包括支持他們的同學)覺得自己沒有錯,或至少主流社會沒資格說他
們錯。
對不少同學而言,情色版的內容比每天報章的風月版、坊間很多小說,甚至網上俯拾皆
是的相類內容,是小巫見大巫。如果這些都可以出版,學生報一不牟利,二不是為了嘩
眾取寵,而是真心誠意為了討論問題,為什麼不可以? 有人會說他們品味不高,有人
會不同意他們的道德價值,但這都應該在言論自由的前提下,由社會和校園公開討論。
如果有人非議部分內容的道德和品味水平便要禁止出版,我相信現在每天報攤不剩多少
報刊了。
現在很多主流社會的論斷都從自己價值觀出發,先肯定了大學生有錯,但「年少無知應
該寬大處理」。這包括兩個主流民主派政黨發言人,令我頓然明白為什麼很多大學生投
票給長毛,因為只有社民連才屬於他們的政治光譜。另一種普遍論調是:「既然有人批
評,認句錯不就沒事了嗎?」殊不知這只是成年人在資本主義社會或官僚架構中學會的
生存之道,根本沒有解決價值衝突的問題。
家長們赤裸裸的權力
他們都聽不見這群大學生在問:為什麼你們的道德標準和品味就是對,我們的就是錯?
當大學生以公開論壇嘗試認真討論這問題時,卻被抹黑為「向公眾下戰書」。批評者從
來沒有在共同的價值基礎下,和他們公開辯論(或者是沒能力辯論)哪個是適合的道德
和品味的界線,最後說服不了年輕人,便只能用建制權力批鬥、「評級」或要紀律處
分。這和特區政府說服不了天星的抗爭者,便兼夜出動推土機沒有兩樣。年輕人看到的
不是道德的規範,而是家長們赤裸裸的權力。
我們的主流社會,這個五六十歲的人掌權的社會,負責教育的高官隨意說rape,電視台
選美司儀每年公然說意淫笑話性騷擾參賽者,批評情色版的報章的傳媒集團自己出版色
情含量高很多的周刊。然後有一天主流社會突然「食酸梅乾就變超人」,要求大學生
要比他們有高得多的道德水平和品味。這正等於我們社會街頭巷尾粗口橫飛,但卻容不
下《秋天的童話》的兩句粗話。這不是偽善是什麼?
有罪的人在扔石,眼中有杉的人在挑他人眼中的刺。主流傳媒的道德審判、審裁處、中
大的紀律聆訊,和天星的推土機沒有兩樣,都只是五六十歲的當權者不能用理性說服
時,出動的建制權力。就像小孩子問了一個家長覺得不應該問的問題時,家長一耳光摑
過去說「不准問!」。對《聖經 》和莎士比亞的投訴,只是年輕人對偽善的建制權
力的微弱反抗。香港的跨代價值斷裂,將隨天星、皇后、情色,愈來愈闊。
世界是你們的,也是我們的,但歸根究柢只是我們的,因為我們擁有權力。

Monday, May 21, 2007

白痴仔

就情色問卷內容,受訪的審裁員大多認為雖然有人獸交及亂倫的描述,但屬於答問,並不會令人出現遐想,唯一認為「情色版」應列為不雅物品的明光社總幹事蔡志森指出,亂倫、人獸交都是法例禁止的刑事行為,應避免讓心智未成熟的少年人接觸,「這與言論自由無關係,不是禁絕你發表不雅物品,只是要在上面加個警告字眼提醒」。

喂..佢而家叫你做啊,問下都唔比啊,不如禁q左呢兩個字,一講就打藤啦.
但跟手又笠水 "這與言論自由無關係,不是禁絕你發表不雅物品,只是要在上面加個警告
字眼提醒"...又唔夠薑,唔係唔比你發表,不過你講細聲d,到時我就大大聲鋤你,
等大家覺得我地d道德高人一等...咁又真係唔關言論自由事,關呢條粉腸個人問題啫,
正一粉腸機構.趁地淋啦一早.

Friday, May 18, 2007

林森北路

在網上流連的時候看到的,實在有夠強....

友人親身體驗~~林森北路的路邊攤真是臥虎藏龍!


我家附近有家路邊攤 (在林森北路上)
老闆大約五十幾歲左右
做的碗稞跟玉米排骨湯真的蠻好吃的
所以最近經常一個人跑去吃
之前就有發現這個老闆會"碎碎念"客人
好比說
"吃不完點那麼多要死喔"
"阿就再煮了你是沒看到喔"
"ㄚ你出來吃路邊攤是不會帶零錢的喔"這類的

但是因為他的東西真的很好吃
所以就一直把他當成那種"個性老闆"
一直不以為意

昨天晚上十點多
當時只有我一個人坐在那邊吃碗稞跟玉米排骨湯的時候
突然一台M5一台舊的928跟兩台天王星停在攤子旁邊
一群大約十個看起來就是本省掛的兄弟們下車
當時我也不以為意

沒想到
帶頭的那個 (約30幾歲吧)一進來,就跪在正在蒸碗稞的老闆面前說

(以下對話皆為台語)

"大耶 這次一定要你出面一下啦 XXX說很久沒跟你喝兩杯了 ,要你一定要下去關西讓他請一次啦 否則這件事情他不會就這樣算了的啦"

只見老闆頭也不回的說
"兩年前就跟你們說 生意是要靠大家幫忙才有的啦 ,凡事要留後路給人家 有錢大家賺 你現在找我出來談也沒用啦"

帶頭的還是跪著說 "大耶 我知道了 這次實在是我解決不了了 拜託你!!!!"

老闆:"ㄚ我現在連酒都不喝了 還有什麼好請的啦"

(當時我的碗裡面已經沒有湯了 可是又不敢喊結帳,只好繼續啃已經"確定"沒有肉的排骨!)

帶頭的: "大耶 現在還來拜託你實在是歹勢 ,可是兄弟們真的是沒有其他辦法了 你一定救救兄弟們啦"

老闆: "在說啦 我現在還有客人 明天中午在到XX三溫暖來找我啦 ,我看看可不可以叫XXX去就好了啦"

帶頭的: "大耶 拜託你啦 你不出來的話 XXX絕對不會算了的啦"

老板突然很大聲的並且左手操起一把菜刀:"幹你x 你是沒聽到喔 叫你滾蛋啦 林被現在有客人啦!!!! 再不走 林被現在先給你死啦"

(因為被老板突然喊一聲嚇到 我的湯匙也很大力的敲了碗一聲 "鏘!" 一票人看我一眼 之後就不理我了)

帶頭的: "是~ 歹勢 我們現在先走了啦 明天再拜託大耶你啦!"
一票人就上車走了

那時老闆就拿著他剛剛舉起的那把菜刀
緩緩的切了一盤紅燒大腸拿過來給我
老闆說:"少年仔 歹勢喔 剛剛給你看到一些不好看的 以後還是要來喔 這盤招待的啦"

我說: "喔...不...會...啦...湯..很好喝...啦"

老闆說:"好喝喔 好啦 連湯都再招待你一碗啦!!"
接著就把我已經乾掉的碗拿去再裝了滿滿的一碗玉米排骨湯過來

之後他就回去看他的小電視
我就繼續吃我的湯跟大腸

後來結帳時: "少年仔 一共90啦 今天歹勢喔!! 一定要再來喔"
當場覺得真是便宜,90塊含兩碗玉米排骨湯、一碗碗稞、一盤紅燒大腸、還有"英雄本色第二集的台灣版"

以後一定要常去!!
報告完畢!

文章原出於那就實在找不到了....如果有人知道的請通知一下

Monday, May 14, 2007

讀大學

今次意外地去左長春的動畫大學,更意外地向百幾二百個學生開了一場演講(吹水)會,
其間有同學仔問我有無讀過大學,梗係無啦...我讀書成續咁_好...

番到黎睇番呢幾日d報紙,突然間覺得好彩無讀過香港既大學,
咁我先可以: - 公然咁講粗口,公然咁講人獸交(屌你老鼠!!)
公然咁post淫穢既link: www.info.gov.hk
唔使理個d道德佬九唔搭七

自由真係好

Saturday, May 12, 2007

鋪下相

New Album 07年5月12日 PM9:48

Tuesday, May 08, 2007

北京讀報

响北京最常去既食店,唔係填鴨又唔係狗不理,係港式茶餐廳。
因為响呢D地方有香港報紙雜誌提供。最多既當然係白粉報,
仲有D有明報添。咁通常都係之前一日或者夜晚睇番個日既早報咁。

一打開就見到雞拿咁大隻字話中大學生報有"性版",又人獸又盛咁內容不雅咁
咁咁(不雅呢D出自白粉報真係特別有說服力)...仲有屎塔肥信箱...呢個名真係一鳩流。

咁D有識之仕就投訴...(投訴去白粉報喎,唔係要投去咩廣管局或者中大校方架咩?)
咁日月報又登左啊中大校友、現任訊息工程學系教授兼家庭與學校合作事宜委員會主席(長撚到呢...)黃寶財回應:
對學生報感痛心和可惜,怒斥學生無知,教育水平太低(讀到大學架啦喎...個個愛恩斯坦咁先有資格出??)

唔係學生會比錢出架咩?咁D編輯點選黎架呢?大家都唔鐘意係咪可以換左佢架,定要等再選先可以換架?
定查實大家都好鐘意睇,又唔好意思講啊?(好似呢度D白粉咁份男極圈梗係比人攞左既)...

係囉,有咩咁大件事呢又,接受讀者投訴個份報紙自己都有風月版啦,投訴?投訴D相著得衫多,
定D故仔無料到啊...不如中大摺左份學生報,改訂兒童樂園同樂蜂報啦。講下都唔比既,拉人封艇
收佢皮啦,咪懶民主咁比你出完又嚴正處理又盛咁,做人咪咁撚假啦好心。